《职业经理》李阳小说最新章节,李阳,陈锋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职业经理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李阳

简介:凌晨十二点的酒吧总是充满燥热和喧嚣的
我刚推开门,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铺面而来,服务员小秦慌慌张张的跑过来:“经理,又有人闹事了
”经理,又有人闹事了
这是我在这里听过最多的话了
这里人多嘈杂,而且大多数…

角色:李阳,陈锋

职业经理

《职业经理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水灵的妹妹

凌晨十二点的酒吧总是充满燥热和喧嚣的。
我刚推开门,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铺面而来,服务员小秦慌慌张张的跑过来:“经理,又有人闹事了。”
经理,又有人闹事了。
这是我在这里听过最多的话了。
这里人多嘈杂,而且大多数是年轻人,这年轻人一喝点酒,脾气立马就上来,动不动就要拳打脚踢的。
我理了理袖子,淡定道:“在哪里,带我去。”
小秦带我穿过拥挤的人群,来到最旁边的十六号桌,果然看到有两个二十岁上下的男人相互揪着衣服要打架的样子,一个白衣服,一个黑衣服,白衣服旁边的站了个女孩儿,满脸的惶恐,要劝又不知道怎么劝。
我仔细打量了下这两人身上的穿着,都是普通穿着,年龄不大,而且坐在普通座位的最边缘,应该都是学生,而且家里不怎么有钱的那种。
我仔细听了下他们的争吵,大约是黑衣服端酒从旁边过去,不小心撞了白衣服一下,酒洒了白衣服一身。
不知道是不是道歉的语气有问题,两个人没说两句话就成功杠起来。
大家都以为是黑衣服不讲道理,不过依我看来,多半是这白色衣服这男的正在追那女孩,黑色衣服这男人让他丢脸了,下不来台。
果然,黑色衣服的人气急骂了句穷逼,白色衣服的人立马炸毛了:“你说一遍,你再说一遍!”
看到这里,我赶紧走上去,拦住了两人。
“不好意思,都是这里服务不周,让两位先生不愉快了,这样吧,为了赔偿这位先生的损失,今晚这位先生的酒都免单了,还有这位先生,我看您应该是一位懂酒的人,我请你喝杯酒怎么样?”
被我这么一打岔,两人顿时吵不下去了。
我刚刚匆匆扫了眼白衣服的酒桌,上面点了两瓶酒和几份小吃,千把块钱的东西。
千把块对我们这种见惯了的人可能不算多少,可是对于这些学生来说还是很多的,果然一听到免单,他的脸色立马就好了。
而黑衣服那个家境可能要好点,性子高傲,听了句夸奖的话脾气也就下去了,至于和我喝酒什么的,如果他有兴致那就真的喝上一杯也没什么关系。
可惜对方明显没兴趣,转身就走了。
我又对白衣服那个说了些好话,这才退了回来,小秦跟在我身后急急道:“辰哥,你干嘛要给那家伙免单,亏了怎么办?”
“亏?”我好笑,“你觉得赶走几桌客人和给他免个单,哪个更亏?”
他那桌的成本不过百来块钱,别人多点瓶酒就有了,哪有亏这一说,酒吧的名声才重要,不然为什么这整条街都是酒吧,偏偏我家酒吧生意最好呢。
处理完那件事,我径直找了个稍微安静点的地方坐下,核对昨天的账单,等着哪位服务员再喊出事了。
作为一个酒吧经理就是这样,典型的救火队,哪儿有火往哪儿扑。
不过有种火我是不会扑的,比如男女之间的欲火。
来这儿玩的人,大多是为了发泄欲望的人,人家这火刚刚起来你就给人扑了,人家不记恨你才怪。
所以一般看到有人调戏美女,强迫谁谁谁喝酒,甚至故意灌醉了带出去办事什么的,这些事我们是都不会管的。
这本来就是相互猎艳的场合,你既然来了这里,要么猎人要么就要做好被猎的准备。
大家都是成年人,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然会在这里看到柳音。
柳音是我的高中同学,真正的天之骄女。
父亲是某个政要高官,母亲是某个集团的董事长,小姑还是个电影明星,她自己也是生得貌美如花,十分出类拔萃的那种。
看到她的那瞬间,我愣了下。
她不是出国了吗,什么时候回来的,而且像她这种高高在上的娇小姐,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这种地方?
此刻的柳音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以前穿着公主裙扎着马尾小女生,她站在门口,身上穿着一条蓝色的波西米亚裙,披散着长发,脸上的表情茫然又惶恐,似乎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。
我看到她盯着一个方向看了会儿,然后皱着眉头往拥挤的人群走了进去,不过才走了两步就被人拦了下来。
是两个男人。
一个染着金发,挂着金链子,脸上的表情贱贱的,一个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,手上还有盘龙纹身。
这两人我认识,瘦的那个叫李阳,是个暴发富的儿子,壮的那个叫陈锋,是这个李阳养的打手。
这两人经常合伙来酒吧闹事,想砸这里的场子,不过从来没讨着过好。
不知道今天他们又来干什么?
我看到他们把柳音硬扯到旁边的座位上,然后逼她喝酒。
柳音脸上充满了不耐烦,可是奈何一个女人,又没办法挣开。
正好旁边有个服务员端着酒盘子走过,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放下里的单子,顺手给他接了过来,直奔那桌而去。
“哟,阳哥,今儿个怎么有空来这里坐啊,来了也不叫我一声,真是不够意思。”
我将盘子放在桌上,就着桌面上的杯子倒了两杯酒,一杯递给李阳,一杯给我自己。
“你旁边那个人是我妹妹,不知道她怎么得罪阳哥你了,我在这里替她给你道个歉?”
看看,这就是说话的艺术。
不能莫名出头,出头要有个由头,而且这个由头要恰当合适,不能唐突了客人,也不能让这小子看出端倪。
这不,我这才说了句妹妹,柳音就拧着眉头不太高兴的看着我,不过,她像是认出了什么似的,随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。
我知道她认出我了。
我悄悄给她扔了个眼神过去,让她稍安勿躁,接着继续盯着李阳。
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这里是我的地盘,我都说这是我妹妹了,但凡李阳有点脑子,肯定不会乱来。
果然,对方转了转眼睛,接过我手中的酒,试探着问:“真的是你妹妹?”
我失笑,“这种事情还能有假不成?”
说着,我朝柳音招了招手:“音音,快过来,不是让你在门口等着吗,怎么跑进来了?”
柳音挣脱了两人跑过来,拽着我的手臂低着头可怜兮兮道:“这不是好奇哥哥你工作的地方,所以想进来看看嘛。”
她柔软的身子贴上来的那刻,我的身子忍不住跟着震颤了下,不过我很快镇定下来,在心里暗暗赞叹了句:真是个聪明的女人。
李阳瞧了我两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想不到林经理还能有个这么水灵的妹妹。”
“哪里,今天惹得两位不愉快了,真是不好意思,这瓶酒算是送你们的了,聊表歉意,我先敬你们一杯。”
说着,我干净利落的把杯子里面的酒喝完,带着柳音,在李阳他们愤愤的视线中转身离开。
我知道他们想狠狠的抽我一顿,可是他们没那个胆子。
想到这里,不由得心里还是有点暗爽。
安全将柳音送到门外,我将自己的手臂从她手里抽出来,迅速与她拉开距离,冷漠疏离道:“赶快走吧,这里不太适合你。”
“不是,我有个朋友在这里过生日,所以……”
她看着我,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我拧着眉头,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里面嘈杂的人群,“你确定?”
她咬着唇猛点头。
我冷哼一声,抬了抬手表,看了下上面的时间。
已经将近一点了。
这里的确有不少富家公子哥和小姐过来玩,不过这个时间还在这里浪荡的,基本上算不上什么好人。
“你要是不想出事的,我劝你还是走吧,”想了想,我又补充了句:“你那些朋友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,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少接触点为好。”
我说完,转身要往里面走。
像她们这种女孩明显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,所以能少接触还是尽量少接触的好,尽管,我曾经也对她有过非分之想。
我转身走进店里,拐到一道墙后,直到确定柳音看不见我了,我这才完全的放松下来,再看看我的掌心,已经完全汗湿了,心跳也快得不像
到底是曾经喜欢过的女人,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,只是刚刚装得好,没被看出来而已。
我背靠着墙,快速的点了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。
强烈的尼古丁终于让我的脑子清醒了一点,也意识到了我刚刚犯的蠢。
林辰啊林辰,你真是越活越过去了,这么冲动救个女人就算了,和人家说两句话就这么紧张,真是越活越过去了。
狠抽了两口,正准备把烟灭掉进去,迎头却看见李阳他们出来了。
几乎是立刻,我就站直了身子扯着嘴角笑道:“阳哥,要走了吗,怎么不多玩会儿?”
“玩什么玩,随便看中个女人竟然会是你林经理的妹妹的,我怎么知道这整个场子会不会都是你林经理的妹妹?”
“阳哥真是说笑了,刚刚那真是我的妹妹,要不这样吧,下次你再来,我单独给你介绍个美人?”
对方挑了挑眉梢,拖长了声音道:“美人,多美的美人,我告诉你,普通的美人可是入不了我的眼。”
“那么我这个美人够吗?”一个声音忽然插了进来。
我回头,发现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辆车,车门打开,一致白皙纤细的手伸了出来。
旁边的司机见状,立刻伸手弯腰,将里面的人牵了出来。
这人穿着一件青花色的旗袍,那旗袍刚刚好,将她身体的曲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而又不显得臃肿。
只见她站稳后扭头往这边看了眼,然后扭着臀往这边走了过来,在我面前站定。
明亮的灯光下,终于看清了她妖媚的眼睛和精致的五官。
是芳姐。
这家酒吧的幕后大boss,也就是我的老板。
去年我刚从学校出来,不小心被骗进传销,被逼得差点跳了楼,最后是她救了我,给了我一条生路。
只听她笑着问了句: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需要这么大动肝火?”
我看到李阳一双眼睛直得恨不得直接长到芳姐身上去,听见芳姐开口问话,他立马站了出来嚣张道:“哟,是芳姐啊,难得一见,本来应该请你好好喝一杯,可是今天你养的小白脸坏了我的好事,怎么办?”
李阳一边说着,一边放肆的在芳姐身上打量。
芳姐眉头皱了皱,似笑非笑道:“坏了就坏了呗,看在我的面子上,这事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芳姐说完,转身想走,明显是不想和李阳纠缠。
没想到那李阳却不依不饶:“如果我说今天这个面子我不给呢?”
芳姐站住,转过身来:“你什么意思?”
“我说这个面子我不想给,”李阳走到芳姐面前,笑得那叫一个意味深长:“不就是背后有个干爹吗,真要动起手来,你那个干爹还不一定干得过我表哥呢,要不这样,大家都是圈子里面的人,你陪我睡一觉,这事就算结了,怎么样?”
芳姐闻言,怒极反笑:“一个圈子的人,呵,你还配不上。”
说到这里,她转过身来,正对着李阳,冷着脸警告道:“今天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可以走,但是下次,我可不保证能让你齐全的离开。”
芳姐冷着脸的时候还是满有威慑力的,再加上这是在芳姐的地盘上,李阳那家伙还真不敢干什么。
只见他犹豫了会儿,放了句狠话恨恨道:“好,今天就先算了,以后可不好说了,你们给我等着。”
话音落下,他邪笑着看芳姐道:“我有的是时间,咱们可以慢慢玩,不急啊、真的,我一点都不急。”
他说完,眼底闪过一丝阴霾,似笑非笑的走了。
约莫快走出去的时候,他猛的回头冲着我们做了咬人的动作。
如疯狗般。
芳姐这时候转过眼来看我,难得严肃的警告了我一句:“不能招惹的人最好不要招惹,别给我惹麻烦。”
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应了声是。
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我这边刚刚应完,第二天就出事了。
彼时我正在清点晚上要用的酒水,手机叮咚一声响。
我拿起来一看,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一张图片。
图片上柳音的双手双脚被绑着,还有一把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。
我心头一跳,那边又发来一条信息。
“想救她的话来东边的这条巷子。”
谁,怎么会抓了柳音?
我赶紧扔了手里的东西跑出去,结果刚跑出门口就感觉身后被猛的一击,整个人晕了过去。
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十分昏暗的屋子里。
我打量了下四周,发现这里是个十分破旧的小屋,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被人遗弃下来的,到处都是乱爬的虫子和结网的蜘蛛。
大概是怕我逃跑,我被牢牢的绑在一个木椅子上,我看了看四周,发现不远处的桌子上放着几个酒瓶子。
正想挪过去把酒瓶子打碎,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阵吵吵闹闹的说话声。
没过一会儿,紧闭的门被打开,李阳陈锋他们一伙人出现在门口。
看见我醒来,李阳夸张的惊呼一声:“哎哟,我们的林大英雄醒来了,哎,小子,怎么样,被人绑的滋味怎么样啊?”
我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,感情刚刚是这帮玩意儿想暗算我呢。
我咬牙将那口气咽下,尽量平静的问:“柳音呢,你们把她怎么样了?”
“哟,这会儿还惦记着妹妹呢,真是兄妹情深啊。”
李阳般了个凳子在我面前坐下,抬手拍了拍我的脸,满嘴的恶臭扑面而来。
我扭头躲过,忍着恶心道:“你们要是敢碰她一根汗毛,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“哟,都被绑在这儿了还这么嚣张,”他说着,忽然发狠抬腿猛的踹了我一脚。
那一脚直接蹬在我的肚子上,巨大的作用力让我往后倒去,冲出去很远,肚子里翻江倒海,疼得我差点叫出来。
李阳走到我跟前,提着我的头发阴阳怪气的告诉我:“你就这么护着你妹妹啊,行,我们不碰她,你碰她就可以了吧,来,兄弟们,把那个小婊子给我带过来。”
说着,他自己走到桌边,随便开了一瓶啤酒,拿了几颗蓝色药丸出来,一边看着我狞笑,一边将药丸扔进瓶子里,用手指堵着猛烈的摇了几下。
“妹妹,龙华集团的千金市委书记的女儿你给我说是你妹妹,你在给我搞笑呢是吧,还是你想说你也不是什么酒保,而是个真正的公子哥?”
他一边摇着酒瓶一边狞笑着朝我走来:“你说要是这么宝贝儿的人物在芳姐的地盘上出问题了她会怎么办,嗯?”
他说着停在我面前,得意的把手里的酒瓶子晃了晃,里面的泡沫顺着流了下来,洒了一地。
我看着,心里咯噔一声,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那玩意儿我认识,是场子里常用的一种发情药,只要小小的一颗就能让一头大象搞上一天一夜,他放这么多,不会是……
刚产生这个想法,李强直接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,然后扭着我的嘴猛灌。
大量的酒液连同泡沫被灌进我的嘴里,伴着四周嚣张的笑声。
“来,喝呀,可惜芳姐没在这儿,不然让她自己来看看,她自己养的小白脸有多狼狈。”
“不过没关系,她会看得到的,说不定倒时候她自己还得跪着求我们呢。”
……
伴着酒精的作用,药效发挥得很快,我的身体开始燥热起来,眼前开始渐渐模糊。
我知道他们想把这块地抢回去,本来以为会用更光明正大的方法,没想到竟然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。
这次我落在他们手里,只怕是讨不了好。
不一会儿门开了,浑身脏乱的柳音被推了进来,看到我,她惊喜了上前一步,喊了句林辰。
李阳狞笑着割开我的绳子,把我和柳音推作一团,自个儿连同一帮小弟翘着二郎腿架着部摄像机在旁边坐着。
“来,他们既然是兄妹,今天我们就来拍一部兄妹乱伦的大戏,先发芳姐看看,再发给兄弟们看看,观摩观摩,看看我们的弘业酒吧的一把手是怎么搞女人的。”
林阳一席话赢得一片叫好声。
我本来想挣扎着起来,却因为腿软而趔趄了一下。
柳音赶紧过来扶我。
也不知道他们对她做了什么,她身上的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,大片大片的肌肤被裸露在外。
她一迎上来,一股浓浓的处女香就飘进了我的鼻翼,挑逗着我敏感的神经,在加上她柔软滑嫩的皮肤紧紧的贴着我,我体内的情欲有点蠢蠢欲动。
不行,我不能接触她,不然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的。
我挣扎想要推开她,柳音却觉得我不舒服,非要上来抱我。
本就是燎原之火,肌肤这样的强烈的摩擦之下更是火上浇油。
我按捺不住,猛的翻身将柳音压倒在身下。
身后传来一片叫好声。
“上,快上,脱掉她的衣服,干她,蹂躏她!”
粗俗的话语充斥着耳膜,不断挑逗我的神经。
柳音终于发现了不对劲,两手死死的拽着我的衣服,睁着她那双大眼睛,满脸惶恐的看着我。
她这幅模样就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白兔,如果是平时,我肯定爱怜的摸摸她的脑袋,告诉她不要怕,我不会碰你。
可是今天我是嗜血的大灰狼,她越是单纯可怜,我越是想要将她扑倒在地,撕咬成碎片。
“林、林辰,你怎么了?”
我死死的盯着她的红唇,盯着她鲜嫩的舌尖,她颤抖的话音一出,我再也控制不住,对着她的红唇死死的吻了下去。
内心埋藏了很久的那个声音告诉我,我想要这个女人,我很想要这个女人。
往事的一幕幕渐渐在我脑海中浮现。
她穿着校服的样子,她高傲的样子,她笑的样子,她站在讲台上的样子,她目不斜视从我面前走过的样子……
这些原本应该忘记的记忆一点点一滴滴从我脑海中涌现出来,撕破我内心的防线,将我内心的兽欲彻底的放了出来。
这里现在,我想要这个女人,想要她的一切,想要她在我身体下哭嚎,惨叫。
我猩红着眼,不管身后的嚎叫声,按着柳音的双手,唇舌从她的口中退出来,用力轻吻她的全身。
她的身体真软,软得像一块白嫩嫩的豆腐,恨不得直接吞进最里面去。
柳音终于开始觉得害怕了,她不停的挣扎,不停的喊叫不停的挣扎:“林辰,你放开我,你放开我,林辰!”
她撕心裂肺的叫着我的名字,而我只会感觉到好笑。
就像看到场子里面被人轻薄的女人一样。
既然你穿成这样故意来场子里来招惹人,那就不要叫啊,柳音也是,既然已经放你走了,你干嘛还要回来,干嘛还要来场子里找我呢……
随着身体越来越热,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大,我脑子里的想法也越来越控制不住,直到我感觉有温温热热的液体流淌下来。
是眼泪,柳音的眼泪。
我抬头,看到她在哭,看到她的双眼黑漆漆的,里面充满着绝望。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职业经理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李阳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zaoshulin.com/read/178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