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灵兆》零度小说最新章节,陈俊儒,丫子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灵兆

小说:悬疑惊悚

作者:零度

简介: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,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,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寻龙奇书
命运从此改变,精彩又离奇的人生,从地下大墓开始

角色:陈俊儒,丫子

灵兆

《灵兆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误入阴宅

我的祖父叫陈俊儒,是个瘸子。
祖父二十来岁的时候,那时鬼子刚刚进了北平城,我们昌黎县归唐山地区管辖(后来划到秦皇岛了),是连接华北和东北的咽喉,所以鬼子在这里有很多的军营。
祖父于是就赶着他的骡子车,给这些军营的鬼子送酒。
祖父做生意很会用些小聪明,但是他错误地预判了小鬼子的智商,他觉得鬼子头脑不一定比自己灵光,于是开始往酒里面兑水,一开始少兑,然后逐渐加量。
终于有一天,他被鬼子请去喝茶了,被打了无数的大嘴巴,打得满嘴丫子冒血。
鬼子把他放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,这大冬天的又冷又饿,又挨了打,心里憋屈把车停在了路边呜呜哭了起来。
越哭越伤心,刚好想起来大衣口袋里有一瓶酒。
他打开这瓶酒就开始灌,灌了两口,身体就暖了不少,心情也好了一些,他把车闸一松,就开始往回走。祖父不胜酒力,很快迷迷糊糊就倒在大车上睡着了。
等他醒来的时候,也不知道这大骡子把自己拉哪里来了,只是看到一栋大门楼,门楼两边挂着两个大灯笼、气派非凡。
祖父在整个唐山地区,没见过这么气派的大门楼。他喃喃:“这废物玩意,把我拉哪里来了?”
他拿出怀表看看,刚好夜里十二点,他这时候酒也醒的差不多了,心说我找个大车店先住下再说吧。也不知道这是哪里,干脆就下了车,一瘸一拐到了门前敲门。
很快来了一个老大娘,满头白发,开门后就抓着祖父的手说:“这孩子,手冰凉,快进来喝口热水吧。”
老大娘拉着祖父就往里走。
这大院子叫一个气派,中间青砖铺路,两边是两排整齐的厢房。
奇怪的是,这些厢房只有门没有窗户。足足走了有二百米,才算是进了正房大厅。
祖父一肚子委屈,进了屋子刚捧上热水就又吧嗒吧嗒掉眼泪。
老大娘问他哭啥,他就把送酒挨了鬼子揍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老大娘呵呵笑着说:“谁叫你给人掺水的?好了别哭了,瞧瞧这孩子委屈的。大娘给你做一碗疙瘩汤,喝完了你就回家去。”
老大娘去做疙瘩汤了,祖父就在屋子里左顾右望,震惊的发现屋子里的器具都是金的。
祖父这下彻底震撼了,心说我这是进了皇宫了吧。
很快,老大娘捧着一大碗疙瘩汤出来。就连装着疙瘩汤的碗、用勺子都是金的。
祖父刚吃了几口,里屋有人喊了句:“家里来人了?”
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头子从后面出来了,看到祖父就说:“这孩子中。”
老大娘说:“这孩子中吗?我看这孩子是个瘸子。”
老头子说:“腿瘸不妨事,这孩子心不瘸。我说中就中。”
祖父不知道这老头子和老大娘在说啥,心说啥中不中的?他问老娘子这里是啥地方,附近哪里有大车店。
老大娘说:“你也别找大车店了,你就住我这里吧。这是山里,出山的路可不好走,天亮再回去。”
没等祖父答应,这老大娘就开始给祖父收拾屋子去了。
片刻之后,老大娘出来带着祖父进屋子里。屋子很宽敞很精致,咋看咋好,唯独屋子里的大板柜上摆着一面大金镜特别怪异,别的东西都能照出来,但却照不出祖父的脸。
老大娘走后,祖父也没多想,此时他困意很大,上炕就睡。
迷迷糊糊、似睡未睡间,老大娘进屋来把祖父唤起。
祖父问老大娘还有啥嘱咐的,老大娘说自己有个孙女叫郭志兰,大脸盘,大胯骨,能生儿子。就是一脸麻子,想介绍给祖父问他乐意不。
祖父心说这是求之不得啊,本来自己是个瘸子,能娶上媳妇就不错了,才不管麻子不麻子的,能生孩子就行。他迫不及待想和姑娘见见面。
老大娘给了祖父一把通体乌黑、雕着鸳鸯、嵌了金丝凤凰的梳子,说:“三天后五点你在东刁大胡同等着,见到我孙女后就把梳子给她。告诉她是她奶奶给她订的姻缘,你们就成了。”
祖父是被阳光晃醒的,他睁开眼看看周围,竟然到了家门口。他坐起来挠挠头,心说我这是做了个梦啊。
但伸手一摸衣袋就呆住了。
他手一掏,在手里的是一把雕鸳鸯、嵌凤凰的梳子。
……
三天后祖父准时在东刁坨大胡同等着姑娘,到了五点钟的时候,姑娘还没来,祖父就多等了半个钟头,但是姑娘还没来。
祖父心说扯淡,我这是喝多了酒,从哪里顺来的一把梳子吧。忍不住喃喃:“算了,还是去找二老姑子靠谱。”
话音刚落,就听身后有女人说了句:“大哥,你有纸吗?”
祖父身后就是个茅厕,突然一个女的说话,把祖父吓一跳,但是回过神之后赶忙拿了草纸送了进去。
里面女人出来的时候捂着肚子,弯着腰,围巾挡着脸,看不到样子,但是她笑嘻嘻说:“去我大姑家,走半路肚子疼,没带纸。怕是昨晚冻梨吃多了坏了肚子。”
这女的捂着肚子往前走,祖父喊了句:“郭志兰!”
果然这女的停下了,转过身问:“你认得我?”
祖父一瘸一拐上去,掏出梳子递过去,然后把那晚的事情说了一遍。这女的拿着梳子看了又看,说是奶奶的梳子。然后解开了围脖,露出了一张麻子脸。
祖父就这么白捡了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,也就是我的祖母。
之后我祖父才知道祖母的爷爷奶奶已经死了八年了,坟地在东山的东大寺后。
祖母是个旺夫的女人,自打祖父成亲之后,生意一天比一天好。第二年的秋天我祖母生了我爹。
我爹这人不喜欢做生意,他喜欢听戏。
他十岁的时候,自己背着家里人走了三十里地去县里看戏,回来时候太晚被一个过路汽车里的东洋女人看到了,东洋女人让司机开车把他送回家,还给了他一把糖。
这辆车上有一个东洋小姑娘,俩人相见甚欢,在车上聊了一路。
后来鬼子走了,内战也打完了,新中国都成立了,我爹还对那个女孩儿念念不忘,总想着去那边找人家去,苦于不懂日语。气得祖父火冒三丈。
别人给我爹介绍媳妇,他总是不同意。
后来我祖母得了肺痨,祖父为了给祖母治病、卖掉了所有财产。
但祖母五年后还是走了,祖父伤心万分,原本很精壮的一个人、祖母走后的那段时间瘦成了干柴。
整理祖母遗物的时候,祖父发现了一本《地理万山图》,后来我拿这本书当小人书看。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灵兆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零度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zaoshulin.com/read/358.html